首页> 全部小说> 军事历史> 寒门贵子

>

寒门贵子

地黄丸著

本文标签:

《寒门贵子》,是网络作家“徐佑曹爽”倾力打造的一本军事历史,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,小说内容概括:徐佑从昏迷中睁开眼,看到胸腹间渗出的一丝血迹,茫然四顾,却见证了一个永远在流血的时代!——看前世纵横金融界的狐帅如何在这个乱世立江左,踏青云,算庙堂,定乾坤,平南北,开盛世,这是一本关于日月、阴阳、君臣、南北、佛道、贵贱的书,冷静中审视历史,惶恐中评点人物,很轻松,也很有趣!...

来源:mbsc   主角: 徐佑曹爽   更新: 2024-03-25 21:08:48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正在连载中的军事历史《寒门贵子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徐佑曹爽,由大神作者“地黄丸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这里,自然是袁青杞的住处!少年停下脚步,抬手轻叩院门。过了一会,一个婢女前来应门,看到少年,低声道:“栖墨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少年低垂着头,望着手中的灯笼在脚前的尺寸地打出的光亮,道:“女郎安寝了吗?”“天刚入夜,这会尚未安寝!”“那劳烦通禀一声,说我有要紧的事求见女郎!”“只是这么晚了……”“无...

第一章 枫桥夜泊人无眠

袁府一入夜,就会在连接各处宅院的走廊、河道以及林荫路边点起造型精美的灯笼,远远看去,如同满天星辰散落在了此间,点缀着层层叠叠的飞檐画栋,充满了清净归于自然的悠闲自得。

通往袁府南隅别院的小道上,走过来一个白衣少年,手中提着一盏用桂竹和麻篱做成的风灯,风灯的一面写着府主的姓氏“袁”,一面写着官位“左军将军”。

在他的周边,一排排全都是十数米高的黑松,一人环抱,亭亭如盖,四季常青,姿态古雅,是袁府中唯一一处种植了黑松的地方。

其实松树,跟道教的图腾崇拜有关,汉代的《玉策记》和《昌宇经》里说“千岁松树,四边披越,上杪不长,望而视之,有如偃盖。

其中有物,或如青牛,或如青羊,或如青犬,或如青人,皆寿万岁。”

无独有偶,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也记载了侯道华于松树云顶,凌空飞升。

由此可知,通过松树连接人仙两界,印证了道教关于追求长生的玄妙理论。

这里,自然是袁青杞的住处!

少年停下脚步,抬手轻叩院门。

过了一会,一个婢女前来应门,看到少年,低声道:“栖墨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少年低垂着头,望着手中的灯笼在脚前的尺寸地打出的光亮,道:“女郎安寝了吗?”

“天刚入夜,这会尚未安寝!”

“那劳烦通禀一声,说我有要紧的事求见女郎!”

“只是这么晚了……” “无妨,可先问一问水希,她若说不成,我就等明日再来。”

婢女点了点头,又关上了院门。

袁府中谁都知道栖墨是袁青杞在外游玩时带回来的人,又在袁阶身边伺候多年,身份自然有些不同。

要是换了别的奴仆,别说能在入夜后来到女眷的住所,就是随意走动,一旦被冯桐抓到,至少都得掉一层皮。

这次没过多久,还是刚才那个婢女,开了门引着栖墨走到正中那间房舍的台阶前,道:“请熄了灯,在这里稍等片刻,阿姊会来同你说话。”

她口中的阿姊指的是水希,说完就转身离开,留下栖墨一人,孤独的矗立在空旷的院落里。

秋末冬初的夜风,就像是最爱的人失望离去时的一瞥余光,虽然不那么的凌厉,可让人从心底感受到一股悲凉。

栖墨将风灯提起到紧抿的唇边,伸出比起许多女子都要修长白皙的手指,从下方的环扣掀开风罩,望着跳闪的微弱火苗,轻轻的吹了一下。

灯光明灭,攸忽陷入了黑暗当中!

不知过了多久,房门无声而启,明亮的光线顺着门隙泄出,虽然仅仅照出了几步远,可也给待在黑夜里的人一点点的暖意。

水希从里面走了出来,站在屋檐下,望着栖墨,轻轻一叹:“你不该来……” 栖墨柔和低沉的嗓音响起,不带一丝人世间的烟火气,道:“我不能不来!”

水希知道劝不了他,不再说话,侧过身子,站到了门口的一侧。

栖墨弯腰放下已经灭了的风灯,然后一步步踏上台阶,来到水希身边的位置,掸了掸衣冠,头不曾抬起,依然低垂在胸,缓缓屈膝跪下,双手交叠额间,伏地不起!

“你不该来!”

袁青杞说了跟水希一样的话,栖墨却不能像刚才一样回话,道:“我知道来了会让女郎为难,可这次是我能够抓住的唯一一次机会,如果错失了,我此生活着,也跟冢中枯骨没有什么区别。

一具枯骨,又如何能跟随女郎求道、治道、证道。

如若是这般,我宁可立刻死于道尊法剑之下,化为鬼魅,不复为人!”

水希悄悄的看了栖墨一眼,脸上微有焦急之色,却也不敢在这个当口随意说话!

“可还记得《道诫十律》?”

“记得……” “背于我听!”

栖墨头垂的更低,几乎把手背压的发白,道:“竞行忠孝,守中和,喜怒悉去,不为式过,诫知止足,与不谢、夺……夺……” “嗯?”

栖墨把牙一咬,道:“夺不恨!”

袁青杞轻声道:“与不谢,夺不恨!

你的过往固然可悲,但从你愿意入我道门的那天起,就不该再记挂尘世间的恩仇。

与不谢,恩也是真,夺不恨,怨也是真。

那人虽然夺去了你在尘世的所有,但却也留下你的真性,如果单单为了恨,你要求我答应的事,却会毁了你的真性,再也无法学知清静,真思志道!”

栖墨的身子先是微微一颤,然后抖的越来越厉害,最后竟然不能自已,汗如雨下。

一点点澄净的汗珠从如玉的脸颊落在地面上,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,在寂静的夜里,仿佛巨鼓重锤,一下下的击打在灵魂的最深处。

时间逐渐流失,栖墨颤抖的身子慢慢恢复了平静,他缓慢却又坚定的抬起头,最后望了一眼屋内,又重重的磕下。

砰!

一丝鲜红的血迹从额头与地面的接触点渗了出来,给这个黑夜平添了几分悲情的色彩。

“望女郎成全!”

房内传来一声轻叹,道:“后日衡阳王就会抵达晋陵,其余的事我来安排,至于能不能让你如愿……” “只要能够接触衡阳王,栖墨会有法子抓住这次机会!”

袁青杞的声音听来有几分疲惫,也有几分淡然,道:“去吧,我会除去你的‘命籍’,从这一刻起,你不再是我道门中人,今后也不许对外人提起我道门之事!”

“大祭酒……” 水希颜色一变,低声斥道:“莫要胡言!

女郎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还不速速离去?”

她事先已经清空了周边的侍婢,又吩咐了心腹人等在四周的隐蔽处把守,不虞会有人听到。

并且之所以不让栖墨进屋,只是跪在门前,也是为了以防万一,防堵悠悠之口做的有备无患。

杞墨不再言语,等了片刻,不听袁青杞说话,知道此事已经无法挽回,又重重的磕了三次头,再起身时,如妇人一般秀美的脸庞流下来两行清泪,然后决然转身离去,消失在院外的夜色里。

水希走了进来,关上门,望着屏风后的床榻,低声道:“女郎,栖墨这样做,其实也不仅仅是为了自己。

衡阳王这次来晋陵必然会再向郎主提亲,如果栖墨能……能遂了心愿,至少会让我们应对起来容易一些……” “我何尝不知……与不谢,夺不恨,他既想报恩,又想报仇,此心已无清净,不如去了命籍,还他自由自在……况且那人何等的身份,他想利用衡阳王达到目的,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,连累道门,去了他的命籍,也好未雨绸缪!”

水希不敢再说什么,正要过去伺候,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句呢喃声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……“ 水希停下脚步,脑中却浮现出了徐佑的身影,以及那句“不看三娘的面子,也要看你的面子,我跟她计较什么!”

的调侃。

这个人,眼睛很温和,可笑起来的时候,却有些让人忍不住扯他耳朵的坏!

不知道已经被认定为坏人的徐佑正在船舱上生闷气,距离离开晋陵已经两日夜了,可他却没有跟履霜说一句话。

不过履霜也不是好惹的,笑盈盈的端茶倒水,铺床叠被,浑不在意徐佑的态度,还帮着船家父女准备膳食,又曲意交好,很快跟秋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,连左彣这个大老祖也忍不住暗示徐佑不要太冷落了人家,把徐佑气的直骂他俩都是叛徒。

这一晚半夜时分,徐佑从睡梦中醒来,听到耳边传来沉闷深远的钟鸣,披衣走出舱外,明月高悬,倒映着绿波荡漾的江水,让人顿时浑然忘忧。

钟鸣一下接着一下,徐佑也没了睡意,坐在船头,双手撑在身后,遥望着岸边的景致,双脚垂在舷外慢悠悠的晃动,真是说不出的惬意逍遥。

白天的时候问过船家,说要在吴县外停泊休息,估计这里应该离吴县不远。

虽然不知道听到的钟声,是不是来自妙利普明塔院,也就是后世著名的寒山寺,但也应该是吴县的寺院无疑。

此情此景,不仅徐佑,但凡是个后世来的穿越者,都会忍不住念出这首千古绝唱,道: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

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

“好诗,好句,好景!”

徐佑没有回头也知道是履霜跟了出来,终究男人气度,淡淡的道:“你也睡不着?”

履霜走到徐佑身边,看他悠扬惬意的姿态,低声道:“我也可以这样坐下来吗?”

徐佑耸耸肩,往旁边挪了挪,道:“坐吧,你既然离开了袁府,已经是自由身,想做什么,都不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!”

履霜小心的撩起裙裾,学着徐佑坐在船头,不过毕竟是女子,双手没有放到身后,而是平放在腿侧。

“郎君忘记了?

水希可是把我的奴籍一同交给了你……” 徐佑从怀里拿出那份奴籍凭证,随手撕的粉碎,手一扬,随风洒到了河中,道:“现在呢?”

履霜沉默良久,痴痴的盯着江水中漂浮的纸屑,看着它们被水浸湿,然后被流逝的江水囊裹到了深处,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她自由了, 可她自由了吗?

钟鸣还在持续,履霜的眸子中泛起了泪滴,哽咽道:“郎君要是真的如此厌恶履霜,我可以立刻跳到江水中,以死明志!”

小说《寒门贵子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寒门贵子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