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霸道总裁> 枯草又逢春

>

枯草又逢春

恰饭饭咯著

本文标签:

《枯草又逢春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,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是沈如清罗年谨,讲述了​如果说沈如清是太阳的话,那沈芜就是隐蔽处生长的杂草,无比向往阳光。沈芜第一次见沈如清的时候,十七岁。她穿着漂亮的公主裙,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,坐在阴暗处的棺材板上告诉她说,别怕,我爸爸会救我们的。即使知道她是在讨好自己。她还是应了声。第二次见沈如清的时候,十八岁。沈如清站在阳光处,笑着伸出了手说要带她回家。就像童话书里的王子一样,不过,她是公主,是她的公主。小巷里传来时断时续的笑声,少女如阳光般明媚,眉眼弯弯,那双眼里是她遥不可及的星辰,却不知,她在沈如清那里胜过所有。她说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“没名字的话,我给你取一个好不好?”“单名一个芜字怎么样,祈尔繁芜胜长春的芜。跟我姓,我保护你。”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,只觉得心里那块荒芜的土地第一次长出了一朵花,一朵名为喜欢的花。她记得那一日,天光大亮。……“阿清,下辈子我不做坏人了,你试着喜欢我好不好”“你只是沈芜,只是沈如清的沈芜。” 明媚钢琴家X慈善家 无男主 BE 极限拉扯遇见你,自此枯木逢春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沈如清罗年谨   更新: 2024-04-01 22:24:11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高口碑小说《枯草又逢春》是作者“恰饭饭咯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沈如清罗年谨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,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:沈如清不断回想着今天那个女孩儿身上是否也有相同的特征。眼见几个刀疤男往这边走来,她猫着腰,把鞋故意丢在离她最远的草垛里,悄摸摸的站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,眸中闪过杀意,从西周随手摸了块石头寻思中先打谁比较容易,这种情况下,打死个人也算正当防卫吧。一个穿着破洞裤的刀疤男翻出了那双蓝色的鞋子,招呼了其他几个...

第2章 跑不了一点

沈如清己经窝在这破牛圈一天了,西周都是草垛,连月亮都懒得出来。

沈如清无奈只能啃着小面包,思索该往哪里走。

按道理来说,从她报警到现在己经过了五六个小时了,出警怎么可能这么慢。

唯一的解释就是……她垂着眼睛在思考着什么。

“不在这儿?

人呢?”

“前面那个破草棚看过没有?”

几个粗犷的声音吵起来,沈如清立马趴下身,借着微弱的月色,看清了路灯下的几个男人,他们的声音像极了刀疤男。

像是被什么烫伤了一样,下颚处都有一个疤痕,八成是一个组织。

沈如清不断回想着今天那个女孩儿身上是否也有相同的特征。

眼见几个刀疤男往这边走来,她猫着腰,把鞋故意丢在离她最远的草垛里,悄摸摸的站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,眸中闪过杀意,从西周随手摸了块石头寻思中先打谁比较容易,这种情况下,打死个人也算正当防卫吧。

一个穿着破洞裤的刀疤男翻出了那双蓝色的鞋子,招呼了其他几个同伴说“看来就在附近,应该没跑远,多找找。”

“哥,街上不是到处都是我们的人么?

慌什么?

她还能飞出去不成?”

“齐哥说了,她现在还不能死。”

“为啥啊?”

为首的刀疤男做出一个要抽他的手势,无语的回他“你管那么多干嘛?

是你该管的吗?”

“是是是,齐哥说的对。”

小刀疤男立马点头哈腰的道歉,跟着其他几个人一起走了。

确认他们都走了之后,沈如清才往边边走了点,刚转头就见草垛上坐着个少女,熟悉的白色卫衣,是那个被唤作纪时辞的女孩儿。

此刻,她懒懒散散的靠在草垛上,打量着沈如清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沈如清不确定她现在是敌是友,试探性的喊了一句“纪时辞?”

说来也怪,平时听着格外刺耳的名字从她口中说出来竟然顺耳许多。

纪时辞没应声,打算看她下一步怎么做。

沈如清没听见回应,皱了皱眉,又喊了一句没反应之后,正准备站起身就见面前的少女起身,拉着她起来,语调欠欠的开口“脏脏包。”

沈如清:……你才脏脏包,你全家都脏脏包。

沈如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但没反驳她,只说了句“搭个伙?

一起走?”

“怎么,你不知道我跟他们一伙儿的?”

“哦。”

沈如清没什么情绪的开口“又不影响搭伙。”

纪时辞乐了,笑眯眯的逗她,带着几分哄骗“无名无姓的,为什么帮你?”

沈如清沉默几秒,然后开口“我叫喻柠,比喻的喻,柠檬的柠。”

纪时辞点点头表示了解,随后调笑道“小柠檬阿~”语气轻佻,跟调情一样。

沈如清眉心一跳,原来小舅舅说的女流氓是这样的啊,真是遭罪。

纪时辞没再逗她,领着她悄悄去了自己的住处,当她把沈如清拉到她自己的卧室里的时候,颇有点霸道总裁金屋藏娇的架势。

沈如清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无声感慨,不过是刚举办完自己十六岁的生日会,从商场出来就被拐了,更奇怪的是没一个保镖发现。

她发誓,等她回去第一件事就是让她爸扣这些保镖的工资。

随后她盘腿坐了起来,仔仔细细的开始回忆着今天所见的所有事,脑海里闪过一帧帧画面。

刀疤男,齐哥,少爷……还有这里的环境,沈如清突然想起小舅舅最近在抓捕的人贩子和杀人犯,也有一个叫齐哥的。

小舅舅口中的齐哥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为什么会对那个纪时辞这么言听计从?

明明是个女孩子,偏偏叫她少爷?

还有这个名字……一切的线索连起来跟个麻线团一样,剪不断理还乱。

她甩甩头,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点。

无论这个纪时辞帮她究竟是好心还是有更大的阴谋,都必须忍,不能露出一点马脚。

或许,能套出更大的事情来。

屋外的纪时辞窝在摇椅上,在梨树下一晃一晃的,悠哉悠哉的跟个老人似的。

齐隐又送了个苹果手机给她,正在跟她着打电话,声音里满是疲惫与无奈。

“阿辞,她是不是你放走的?”

“是啊。”

听着少女无所谓的语气,他语气一顿,随后说“你明知道她跑不出去,报警也无济于事。”

“哦,我闲的。”

“……她舅舅是警察。”

“更有趣了啊不是吗?

我那万能的母亲究竟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。”

齐隐都不禁怀疑,纪时辞真的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吗?

在她身上,他看到只有漠视生命,她根本不在乎有多少人会死,也不在乎她的母亲究竟会不会死,她连自己都不在意。

她,唯恐天下不乱,跟她的母亲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母女俩一个明着阴一个暗着阴。

很显然她是后者。

小说《枯草又逢春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枯草又逢春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