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奇幻玄幻> 曾经有个修真界

>

曾经有个修真界

水木玄心著

本文标签:

陆小寒任雪衣是《曾经有个修真界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水木玄心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作者:事情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,因为太过久远,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。读者:既然没有人知道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作者:这个嘛……不要在乎这些细节啦!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陆小寒任雪衣   更新: 2024-04-01 22:32:54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奇幻玄幻《曾经有个修真界》是作者“水木玄心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陆小寒任雪衣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然而,白衣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样若无其事看着任雪衣,表情是那样的淡然,笑容是那样的从容。如同,在看一朵美丽的鲜花,一朵洁白的雪莲。“你就是任雪衣吧。”过了好一会,白衣男子终于向任雪衣开口道:“果然是美若天仙,不枉我大老远的,跋山涉水几个月了...

第5章 未婚夫

任雪衣那如同天仙一般的面容,总会引来无数人的注意。

可是,每当他们看见她那足以杀人一般的目光时,都会吓得赶紧转过身去,更不用说那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神剑冥霜了。

然而,白衣男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这样若无其事看着任雪衣,表情是那样的淡然,笑容是那样的从容。

如同,在看一朵美丽的鲜花,一朵洁白的雪莲。

“你就是任雪衣吧。”

过了好一会,白衣男子终于向任雪衣开口道:“果然是美若天仙,不枉我大老远的,跋山涉水几个月了。”

对任雪衣来说,这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在她面前,显得那样的若无其事。

不知为何,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白衣男子的笑容似乎是在嘲笑她,似乎在对她说:“没错,你是一朵美丽的鲜花,一朵洁白的雪莲。

但是,我马上就会把你摘走。”

刚才白衣男子的话,更是彻底激起了她心里的怒火。

任雪衣举剑向白衣男子质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

为什么来偷诛仙剑?”

被任雪衣这么一问,白衣男子好像才一下子回过了神来,赶紧向众人拱手道:“不好意思,在下姓萧,草字秋水。”

闻听此言,众人一惊,随后都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萧秋水。

白衣男子立刻看出了,那个拿着诛仙剑的男子,就是天剑宗的掌门萧秋水,连忙向其致歉道:“不好意思,姓名乃是父母所起,如果对萧掌门有什么冒犯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天下同名同姓之人甚多,萧秋水对此除了略微显得有点尴尬之外,也不好说什么。

“少啰嗦。”

任雪衣怒斥道:“我不管你名字,是你父母起的,还是你自己编得。

说,你到底为什么偷诛仙剑?”

“偷诛仙剑?”

白衣男子先是一阵疑惑,随即笑道:“任师妹,这里面其实有点误会。

在下这次千里迢迢,其实特地是来找你的。

只是,因为不认识路,误打误撞,跑到这幻月洞来了。

正巧,碰到那个黑衣少年想要偷剑,还打晕了那些弟子,一时气愤不过,就和他打了起来。

你们若是说我擅闯你们天剑宗,在下倒也承认。

但是,偷剑,在下确实冤枉。”

白衣男子说的和真的一样,众人一时竟也找不到理由出来反驳。

这时,韩天正摇了摇手里的扇子,不紧不慢的说:“既然,你不是来偷剑的,刚才那个黑衣少年将诛仙剑抛向我等之时,阁下为什么要上来抢夺呢?”

白衣男子依然面带笑容的答道:“是这样的,你们天剑宗乃是天下第一大派,那个黑衣少年敢光天化日的前来偷剑,我想肯定有人接应。

而且,在下是第一次来中土,也是第一次来天剑宗,不认识天剑宗的各位,误以为你们是来接应那个少年的。

所以,才会上前抢夺。

没想到是误会一场,还望各位见谅。”

一时间,众人都不由得感到有些难堪,他们天剑宗乃是天下第一大派,光天化日的居然让人溜进了后山,还差点盗走诛仙剑。

传出去的话,就太丢人了。

就在大家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,杜湛上前道:“就算阁下说的都是真的,可是阁下出现在幻月洞,也是有重大嫌疑之人。

我看这样,不如阁下先留在我们天剑宗,待事情调查清楚之后,如果阁下真的是不小心误入的,我们天剑宗也不会为难阁下。

不知,阁下以为如何。”

白衣男子想了想,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。”

随后有些兴奋的看向任雪衣 ,“任师妹,既然这样,不如我就住在你们望月峰吧,正好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谈谈呢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任雪衣冷冷的回绝道,“我们望月峰全是女弟子,再说,我与阁下也没有什么好谈的。”

白衣男子呵呵一笑,“任师妹,不要这个样子,别人确实不行,但我不一样,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哎?”

“未婚夫?”

众人一阵惊讶,任雪衣也是一怔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回过神来的任雪衣看向白衣男子问道。

“我师父,也就你爹,己经把你许配给我了。

你不相信是吗?”

说着,白衣男子从身上拿出一个东西,仔细一看,是半块玉佩,“任师妹,这个东西,你应该认识吧。”

一看见那半块玉佩,任雪衣一下子呆住了,她旁边的温悦也是如此。

任雪衣一首在身上带着半块玉佩,因为从来没有在人前出示过,所以这件事只有她的师父,以及和她关系最好的温悦知道。

温悦用胳膊轻轻碰了碰任雪衣,小声道:“师妹,他手上那半块玉佩,是不是和你的是一起的。”

白衣男子看着发呆的任雪衣,笑道:“任师妹,你如果不相信的话,可以自己看看。”

说完,将玉佩向任雪衣扔去。

任雪衣接过玉佩,随后从身上拿出另外半块玉佩,放在一起,它们正好可以天衣无缝的合上。

温悦见状惊讶道:“啊——,师妹,他真的是你爹派来的。”

其他人见状,先是一惊,接着一阵交头接耳,“难道他真的是任师姐的父亲派来的?”

“任师姐不是己经准备和陆前辈结婚了吗?

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唉,不对啊。

不是说,任师姐早就父母双亡吗?

怎么会,突然一下子冒了一个爹出来呢?”

……众人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。

任雪衣静静的看着合在一起的玉佩,一句话都不说。

当年,娘在临死前,将这半块玉佩交给她,告诉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玉佩丢了,这是能找到她爹的唯一信物。

说完,娘就死了,她就拿着玉佩在母亲的身旁哭泣。

想到这些,任雪衣的眼中不知不觉的流出了泪水。

小说《曾经有个修真界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曾经有个修真界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