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竹清斋

>

竹清斋

景华著

本文标签:

主角是王逸准秋的古代言情《竹清斋》,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,作者“景华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准王二府世代交好,准秋未出生便与王逸定下婚约。二人青梅竹马,她困于后宅,一生所学都是怎么做王家媳妇。少年鲜衣怒马,未成年便去边疆建功立业,临行前王逸亲手为准秋戴上白玉簪。一声等我,便让准秋一生挂心,哪怕郎君消声遗迹,也要抱着灵位赴约。她默默将少年藏入心头,日复一日,孝敬公婆,为他守灵守寡十余年。终于感动上天夫君未死,惊喜之后却发现夫君携带其它女子回府。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王逸准秋   更新: 2024-04-01 22:33:03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高口碑小说《竹清斋》是作者“景华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王逸准秋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,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:她可不能让小姐的东西被少爷拿去给那苏姑娘,刚到妆房就见王逸指着一件衣服说不错。“这件不行”时晚还未说话,就被时微抢了台词,还夺去了裙子,重新挂在衣橱里。“少爷难道没发现这整个衣橱中都是素服,唯独这件罗裙不一样?小姐还未成年就己经守寡,终身穿不了带颜色的衣服,就这一件还是婚时准夫人送的,这么多年小姐都...

第4章 时微时晚

准秋对这一切都毫无反应,倒是身边的人都不高兴起来了。

准家家族显赫,准小姐可是名门望族,是准府唯一的千金,捧着灵位进来就算了,怎么郎君复活后回来是这个样子呢?

还以为会好很多呢。

是啊时微正准备开口反驳,却被准秋打断说道:”时晚,你带少爷去妆房。

“时晚点头,带着王逸出去。

二人离开后,只剩时微,言嬷嬷和准秋在房间。

这下时微掐着腰便对着窗户骂起来,先是阴阳怪气的转着腔调扭巴着,嘴巴一啧一匾的:”什么东西?

苏姑娘,苏曼西,曼西曼西?

“随后嘲笑着”只不过就是个绿茶贱蹄子罢了,就应该送进洗衣房好好洗洗衣服,再送入卖香楼,指不定还能发大财呢,来这里借衣服穿,呵,呸,想攀高枝,想疯了。

“准秋微笑着看着时微,”好了,怎么骂这么难听呢“时微不可置信地看着她”小姐你是没听见你那群下人怎么说的,况且少爷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呢!

怎么能把她当个宝似的呢!

“时微见准秋还是面无表情”小姐,你就这样坐视不管?

随着少爷抬举那玩意?

“准秋听时微气的气都变粗了半分,无奈地按了按眉心。”

她还跟少爷说要双宿双飞呢,她当自己是什么玩意儿?

还觉得下人衣服不合她身份,她什么身份?

无媒无聘来到我们家,这不是小娼妇吗?

“时微挽起袖子起的拿着桌布擦桌子,越擦越生气,把桌布摔在桌子上”但凡好人家的姑娘,哪个敢无名无份随随便便就同男子有私情的?

做出这种腌臜事,跟男子裸奔有什么区别?

就算少爷日后收她也是先奸后和,佞淫之人,就连寒门都避之所趋的,更何况咱们王府呢?

“言嬷嬷是准秋的乳母,听到时微这话立刻呵斥了过去”你得了得了,骂两句解解气得了,你明知道她的身份卑贱上不得台面,怎么还让小姐以千金之躯同她吃醋卖疯呢?

“”男人们找妾都是正常事,你挑唆小姐跟你一起骂她才行吗?

嫡妻善妒同乱家之贼有什么区别?

““凭什么她男人就能这样?”

“你们二人不要再争执了,君子背后不言人,日后都不要再讨论这些了”准秋一句话阻止了二人的争吵。

言嬷嬷瞪了时微一眼,又朝这屋外仰了杨头,王老夫人的身边丫鬟过来送点心,时微咬着嘴唇安静了下来。

王府到底不是准府,说话不自在,在这里她如果言行出错,肯定会连累姑娘管教不周。

准秋见她还气呼呼地,笑着说道“你在这哼哧哼哧的做什么呢?

要是没事干就陪团子玩球去,只是仔细点莫让他跑出院子,吓到老太太养的八哥就不好了”时微知道小姐心疼自己,躬身退下。

只是她现在哪有心思陪团子,反而两三步去了主卧里头的妆房。

她可不能让小姐的东西被少爷拿去给那苏姑娘,刚到妆房就见王逸指着一件衣服说不错。

“这件不行”时晚还未说话,就被时微抢了台词,还夺去了裙子,重新挂在衣橱里。

“少爷难道没发现这整个衣橱中都是素服,唯独这件罗裙不一样?

小姐还未成年就己经守寡,终身穿不了带颜色的衣服,就这一件还是婚时准夫人送的,这么多年小姐都没有舍得穿,你现在还要送给别人吗?”

王逸被一个丫头抢了话,心中不悦,他正开口准备责备,时晚说道:“时微性子首说话急,少爷莫与她一般见识。

没她说的这样严重,比起这些,怠慢府中贵客才是失礼。”

时晚把罗裙重新从柜子里拿出,又在妆匣子里拿出准秋的耳环手镯递给王逸。

“女孩子梳头需要时间,少爷快去吧,耽误时间,怕苏姑娘着急”王逸身后的丫鬟接过衣物妆饰,几人扬长而去。

时微见自己姐姐把自己收起的衣物又给了少爷,气不打一处来,哇哇的哭了出来:“你无理取闹,你颠倒黑白,你明知道我说的是真的,还说我夸大其词,你现在对少爷这般好,你是不是对少爷有什么企图”时晚被她说的脸色一红,哭笑不得的伸出手戳她的脑门:“往日言嬷嬷都说你是个没脑子的,当时我还不相信,不愿意听,现在看来果真是如此。”

“我把那衣物给少爷自有我的意思,你嚷嚷什么?

还说出那样的话让少爷难堪,少爷那么聪明能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?

你赶紧回去给小姐梳头更衣吧”二人回了竹清斋,时微还在口中嘀咕着,小姐除了素服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衣服穿了。

便是为准秋梳头之际,小嘴巴还是吧唧吧唧的嘟嘟囔囔个不停。

准秋挥手让二人下去自己更衣。

二人出去以后,屋里安静了下来,她才坐在蒲团上微微出神。

时微明明说了这是她唯一一件可以见客的衣服,还是母亲送自己的,可他还是送给了苏曼西。。。。

屋外阳光高照,树叶摇曳,准秋突然觉得竹清斋冷冷清清。

她起身走到窗台小榻前坐下,望着手边摆放的一排生肖木雕,木雕影子倒映,伸出纤长皙白的手指轻轻推倒一只。

王逸归府是大事,今夜王老夫人邀请东西二府/王家嫡庶两支所有人去福满堂赴宴,虽然众人都知道准秋以前是孀居,但现如今的场合,是绝对不能穿素服见客的。

准秋想了搭配的方法,把时晚的黄色沙褙子套在外面,虽然看着还是有些清淡,但比之前相比少了压抑。

准秋在镜前看着自己又用几个小花别在头上。

时晚进屋的时候看见此状,忍不住红了眼睛。

“小姐少爷儿时那个白玉簪,你怎么不戴找不见了”时晚看着小姐,小姐在准夫娇养了十几年,自从嫁给他吃了多少苦头。

“不是看见我穿了你的衣服,便哭了吧?”

准秋见时晚偷偷抹泪,扶背说道:“日后我送你一套翡头小姐出息奴婢呢”准秋知道她在担心自己,却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,毕竟她们跟着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头,:“我知道你的心意,只是王府到底不是我们自家。

兰春院上百个伺候的,人多口杂的,你多提点些时微,她心首口快,单纯的很,莫让她落人口实,日后被抓了把柄,我也未必能担待得住”。

时晚点点头,知道她的意思。

女子嫁出去就如同泼出去的水,脱离了母族,尽要看婆家的脸色过活,若是夫君敬重,日子也算和睦幸福,可如今看少爷回来热乎苏曼西的做派,怕是也根本靠不住。

时晚想到这些,心中有了一些想法。

小说《竹清斋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竹清斋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