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良心推荐(谢砚云易)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免费试读_谢砚云易完整版在线阅读

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

《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》

谢砚

本文标签:

小说推荐《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》,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小说推荐,代表人物分别是谢砚云易,作者“谢砚”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,作品无广告版简介:为了让我专心辅佐哥哥,我爹和哥哥暗中害死了我的心上人。又担心我得知真相报复他们,我爹一杯鸩酒让我命丧黄泉。重来一世,哥哥在我的辅佐下爬得比上一世更快了。可他不知道,爬得越高摔得越惨。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谢砚云易   时间:2024-04-02 22:52:56

《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》小说介绍

小说推荐《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》,讲述主角谢砚云易的爱恨纠葛,作者“谢砚”倾心编著中,本站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:恍惚间我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,与哥哥一同在学堂时,夫子夸得最多的便是若我是男子,一定是惊世之才。有一回我和他人比赛策论,他却冒名顶替了这场结果,于是被他人看中,一纸书信将他举荐到了京城。父母央求我为哥哥铺路,却又担心婚期将近的我重心不在哥哥仕途。于是在我未婚夫进京的途中收买了山匪将其劫杀又推入悬崖...

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2


4

自此上次画完丹青之后,张汝蕴便时常约我一起出门游玩。

云易有时候会过来与她攀谈,末了还要看我一眼示意我别多嘴。

看着他们两个谈笑风生的模样,红绡走过来和我说谢砚在赵河的护送下已经快到京城了。

我垂下眼,谢砚也快到了,好戏也得慢慢开场了。

“在想什么?”送走云易的张汝蕴凑到我身旁:“在想你的小情郎?”

见我不说话,她摆摆手:“你这个哥哥,端得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那双眼睛都黏到我身上了。”

“阿蕴,多谢。”我握住她的手。

上一世,云易娶了张汝蕴,借助他们张家的权势慢慢爬上了高位。

原本骨子里就刻薄自私的几个人逐渐看不上张汝蕴,但是又要维护自己的好名声。

于是设计了张汝蕴与他人私通,硬生生逼她自尽。

“小琅,我知你不易,也懂你的恨。我也如你一般恨。”张汝蕴握住我的手:“我们一起,一定能开出一条新的路来。”

庭院中的落叶无端被风刮起。

张汝蕴离开后,我爹娘便匆匆来找我。两个人红光满面,话里话外都是已经快要和张家成为一家人的姿态。

“云琅,爹知道你与张小姐交好,以后出门的时候,多让她与你哥接触接触。”

我颔首,又假意问道我和谢砚的婚事。

他们抓着我的手调侃,说我对谢砚情根深种。等谢砚一来,便马上为我们准备成亲事宜。

临走前还不忘让我多撮合张汝蕴和云易。

撮合?我倒是想把你们先搓了。

晚上,红绡看着我在纸上写好了我爹娘以及云易的名字。

“小姐这是为何?”

“做个游戏。”我想了想,又将云易的名字划了。

写着我爹娘名字的纸片在我手心抖了抖“看看谁先出局。”

红绡犹豫了一会儿,展开了一张纸。

看见上面的名字之后她面露难色,又小心翼翼地将纸条烧干净。

云易最近认识几个狐朋狗友,也是这儿的几个富贵人家。这些时日混在一起,去花楼喝酒都是常事。

前世,我劝诫过他不与这些人往来,云易不听,后来这几个人闹出人命,意图把云易推出去顶罪,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云易救下来。

云易也因着此事官位更是往上升了一级。

这次,他若是狠得下心,或许能爬得比上一世还快。

云易出事那天,我爹也被抓了起来。

原因便是他吸食了本朝违禁药品,还杀了人。

我娘哭天喊地地骂他恬不知羞,一把年纪了去青楼里面和别人抢花娘,简直是败坏门风。

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我面前让我想想办法救救他们。

救,当然要救。

只是,两个人活一个罢了。。

云易要么大义灭亲,要么便因此受牵连被剥夺官职。

一时间,我娘愁的头发都白了些许,她没有地方发泄自己的怨怼,于是找到我面前指桑骂槐地说我没良心,眼睁睁看着家里人出事。

云易烦躁地在牢狱中踱步:“爹也真是的,好端端的怎么会带违禁品,难道他不知道本朝最忌讳这些让人上瘾的东西吗?”

“哥哥,我相信爹不是这种人,若是他就这样白白背负上了罪名,你的官职恐怕也难以保全。”

我娘连声附和。

云易捏了捏拳头:“你快去找张大人求情,请求他让我协助此次事件还爹一个清白。”

张远道很快便同意了云易的请求,线索查来查去的,便查到了他那群狐朋狗友身上。

于是大狱当中,又多了几个云易认识的人。

这群富家子弟为非作歹惯了,嚷嚷着要云易放他们出去。

可是,事已至此,云易早就将这群人得罪得彻底,他唯一能够倚仗的也就只有张远道了。

况且此次事件牵扯到了一些朝廷官员,为了能够断尾求生,这群富家子弟也变成了家族中的弃子。

所有人都避之不及。

我爹,说也好笑。

张汝蕴只是叫人稍微在他面前包装了一下违禁药物的妙用,他便迫不及待地花了高价买了这些玩意儿。

为的便是重整雄风。

我剪落了一朵快凋零的花。

爹,看,你出局了。

云易原本对救出自己的爹抱有极大的希望,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宛如一个晴天霹雳。

我还未来得及劝他动手,他自告奋勇地选择了给自己爹画押认罪。

这一手大义灭亲,赢得了不少人的夸奖。

借着这个机会,天桥底下以及各大茶馆好一阵子都在夸赞他。

我娘原本为我爹这个事情伤心的食不下咽,未曾想云易的事迹传到皇宫,这一大义灭亲的举动让圣上好生夸赞。

理所当然地,云易又升官了。

6

连带着我娘都逢人便说云易的品行端正,以后定然是一个好夫婿。

她帮云易相看了许多好人家的姑娘,但已经颇有些傲气的云易根本便看不上这些。

就连张汝蕴也悄悄和我咬耳朵说云易这几次在她面前都有些摆谱。

很快谢砚‘死’的消息传到了我的耳朵。

早在第二次刺杀的时候,谢砚和赵河便假死脱身,一路隐姓埋名地来到了京城。

我佯装接受不了这个消息,在家中‘不吃不喝’了好几天。恰逢云易遇到几个同僚的为难,来找我的时候见我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气得说不出话。

红绡在一旁强忍笑意,等云易走后才掀起帘子

“若是他肯关心小姐,掀开帘子看看,便能知道小姐现在容光焕发的模样。”

我一连几天不出房门,连我娘也忍不住来劝我。

隔着床帘,我娘扇了扇房间内熏人的香味。

“怎的点了这么浓的香?”

“这是阿砚最喜欢的,他不在了,我多点一些也像是他在我身边。”

我娘嘀咕了一句浪费,又扯出笑意劝我说谢砚毕竟是外人,与云易比起来不值一提。

如今谢砚与我未成婚便被山匪劫杀,也是他命中该有此劫。我还是得好好辅佐我哥哥,替他谋划一个好前程,以后也能找个更好的人嫁了。

我握紧双手不语,沉默半晌之后才道:“晓得了,母亲。”

她这才满意地离开,还让红绡把窗户打开通通风,说这些香味腻得慌。

全然不顾我还在‘生病’。

我透过帘子看着跳跃不明的烛火,始终想不明白为何上一世我做了这么多事情,却依旧落了个惨死的下场。

虎毒尚且不食子,这伙人竟连畜生都不如。

红绡掀开帘子,示意我看向院子。

清冷的月光下,谢砚身长玉立地站着。

我慌不迭地跳下床去找他,被他抱了个满怀。

带他来的赵河尴尬地摸了摸头转过身,又凑到红绡身边:“你说这两人,书信往来的也不腻歪,怎么一见着面了就如此……”

“春闱快开始了,你这段时日小心些。”我语气担忧。

谢砚摸了摸我的头:“好久没有见你,像是隔了一辈子似的。放心吧,一切我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赵河咳嗽一声,见我看向他又不自然地转过头。

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

“小琅。”谢砚握着我的手,给我手腕上戴上一条红绳:“如今云家危机四伏,云易又贪图功利,这是我给你求的平安绳,还望神明能够知道我的心意,护你一生平安顺遂。”

他的语气温柔又坚定:“小琅,能再次看见你我已然不后悔。”

赵河的声音酸溜溜地响起:“我还当是你给我求得,保管得这么好,原来是给云家姑娘,终究是错付了。”

红绡无语地看了他一眼。

我想起过段日子,武试也要开始了。

赵河会在其中拔得头筹,赢得赏识,一路高升。

我叮嘱了赵河几句,还没说完便被谢砚打断。

“赵兄勇猛过人,这一路来他也结交了许多朋友,小琅莫要担忧。”

我噢了一声,笑盈盈地看着他:“那云琅在此,恭祝两位能够金榜题名,步步高升。”

从今往后,愿你大道通途,不会与上一世一般殒命。

7

云易最近攀上了负责春闱的官员,在我的点拨之下,隐隐又有了升官的趋势。

朝中青年才俊的官员良多,可是论容貌,胜过云易的少之又少,更何况他如今盛名在外,未来可期。

于是,好些人又开始活络了心思,想要在云易与我身上做文章。

不是这家小姐约我出去喝茶,便是另外的约我去爬山。

我不露声色地将我心系‘已逝’未婚夫的消息告诉了他们。

家中之人本就不想我早日成亲脱离他们的掌控,更何况若我真找到了一个如意郎君,对他们来说更是大大的不好。

只不过,我没有想到,他们为了我哥的仕途,会下作成这副模样。

礼部的方大人与云易走得很近,年岁略长,四年前嫡亲的儿子与他人竞赛坠马伤了根骨,被大夫诊断恐怕是难有子嗣。

京城中的人心照不宣,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守活寡,更何况方游自那件事情过后,性格脾气日渐暴躁,更是恶名在外。

于是他们便将注意打在了我的身上。

当我在茶馆见到方游的时候,我很是诧异

素有恶名的方游,居然还是个清俊瘦弱的貌美男子。

他冲我打了个招呼,神色冷淡。

茶杯中的水都喝完了,方游也不曾说一句话,我也不恼,吩咐了小厮再沏了一壶茶。

他这才正眼看我。

“听说云姑娘有一位早逝的未婚夫,你与他感情很好?”

“听闻方公子先前也有一位未婚妻,只不过也是命薄。”

戳痛处,我也会。

方游神色愣了愣:“云姑娘牙尖嘴利,方府上下最缺你这种活泼的小姑娘。”

想用这种话来让我羞恼?

我挑眉:“方公子倒是薄情,三言两语便出如此轻佻的话。”

他似乎没想到我知道他的小心思,终是态度端正了一些,与我说如今的情况。

如今我娘想要攀附上方府为我哥助力,恰巧方游不能生育,那我便无法留有后代,只能将心思放在我哥的身上。

一举两得。

方游说到我母亲的时候,神色厌烦得明显,他说从未见过如此势利的人,用女儿的前途铺路。

还说他要纳姬妾也无妨,这本就是身为女子的美德。

我忍不住笑出声,询问方游他回了什么。

“我说,若不是云老爷不在人世,他也要送几个美人给他,让云夫人赢一个好名声。”

我能想出我娘的脸色,笑得仰倒。

我与方游暂时成为合作伙伴,他负责让我们的婚事作废,我负责助他假死去云游四海。

达成共识之后,我们便着手谋划。

方游这几天在家闹出不少动静,惹得方老爷头疼。

在我娘的要求下,我带着一堆礼品上门探望方游。

反正在他们眼中,我的名声不要紧,方游的更是无所谓。

见到方游后,他一把拂落我的东西,当着他爹的面狠狠地叫我快滚。最终,在方大人尴尬的神色当中,我留下礼物便离开了。

三日后,方游小厮来找我去茶馆看戏,说是他们家少爷准备了很久的,我在场肯定更加精彩。

结果我兴冲冲赶去之后,却看见方游披着外衫坐在床边,身后是一个面色潮红的……男子?!

我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方大人被他气得说不出话,双手颤抖得像个筛子。

“云小姐,我喜欢男子。”

他侧头冲我微笑,眨了眨眼睛。

方游私会男子一事不胫而走,在各种猜测当中,方家与我家结亲的心思彻底作废了。

8

我娘知道方家的心思之后,急得火气都大了许多,口不择言地居然说让我去给方大人做续弦。

云易冷了一张脸:“母亲这是什么话?你想让外人都看不起我吗?若真是这样,别人只会耻笑我用妹妹铺路!”

她这才讪讪闭嘴。

云易和我们说,最近圣上被南疆的事情搅得头疼,若是能够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,或许他能够借着这个机会一步登天。

南疆?

我倒是想起来了,他们擅长使毒,这次来朝,遇到了三皇子调戏圣女,于是一粒毒药让人躺倒现在还没有起来。

皇帝碍于面子不能逼人家拿解药,但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成为废人。

更何况,此次来双方都带着谈和的意愿。

南疆圣女……

上一辈子她看中了云易,又被他的甜言蜜语欺骗,暗中为他做了许多事情,后来南疆被攻打,圣女被云易一剑刺死,在数万大军面前被祭旗。

也是因为这件事情,云易官升宰辅。

这些,全是机会。

我让云易去寻了一株难得见的名贵药材敬献给圣上,又假借宴会的名义将这个送给了南疆人。

圣上恩威并施,终是拿到了解药。

云易在这个过程中大放异彩,让圣上对他更是高看了几分。

南疆圣女也对云易一见钟情,宴会还没结束便着让圣上给她赐婚。

云易当然不肯,毕竟心心念念的高位近在眼前,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外族女子放弃这些。

他前来与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刚看完一位女子的信息。

当今的端阳郡主。

只是,端阳郡主这个人,行事大胆,府中豢养了好些男宠,如今又将主意打到了云易身上。

豢养男宠是假,暗中培植亲信才是真的。

云易瞟见了端阳的名字,皱着眉头问我是何意。

“郡主这几日派人在打听哥哥的事情,怕是也对哥哥生了心思。”

我将纸张递给云易:“哥哥也到了适婚的年纪,恐怕婚事会惹得众人关注。”

云易轻哼一声,语气自得:“云琅,等我平步青云了,一定给你找个好夫婿。”

“如此,便多谢哥哥了。”

9

云易自此知道端阳对她有意思之后,心思又活络了起来。

只是,一个豢养男宠的郡主,名声也委实不好。

他一边吊着南疆圣女,一边又在端阳面前显摆。

这段时日朝中风头最盛的人,便是他了。

没多久,张汝蕴和谢砚便同时给我传信说事情即将发生,我连忙叫红绡去给方游传信,让他届时找机会假死脱身。

一个月后,三皇子欲意在宫宴上发动宫变。

这段时日,云易忙了许多,南疆圣女被他迷得团团转双手奉上了不少药助他笼络大臣培植亲信。

眼见三皇子的队伍日益壮大,端阳有些坐不住。

张汝蕴暗中去找了她,也不知使了什么办法,再次见到她时,她易容成为端阳身边的女使。

眼见一月之期越来越近,云易更是忙得脚不沾地。

其间,少不了我在其中助力,云易揪出了一些卖官鬻爵的人,惹得圣上龙心大悦。

眼见宫宴的日子越来越近,云易找到我说他已向圣上求了恩典,届时让我一起去赴宴。

他不知道,他的眼神已有些癫狂。

宫宴那天,云易特意给我倒了杯酒,坐在我身侧。

或许以为今夜的胜利注定是他的,言语间对我的轻视越来越明显。

“云易。”我扭头看他:“你总看不起女子,却又不得不依附我的计谋才能获得今天的地位,确实恶心。”

他神色震惊,似乎没想到我今日会这般顶撞他。

似乎是想到什么,他笑了一声:“云琅,今夜过后,我也不会实在需要你了。”

回答他的,是席间猛地掷杯声。

中间的舞女衣袖中变出一把把软剑,直冲皇帝的面容。

一些饮了酒的大臣,则是突然间便失去了力气倒在地上。

三皇子带着一大队人马围住宫殿,神色得意。

云易理了理衣袖,得意的走到他身边。

我暗笑他愚蠢,结局未定便这么早地透露底牌。

皇帝被宫女挟持,气得说不出话。

或许他从未想过,他看不上的儿子居然有胆量发动宫变。

三皇子以为局势已定,便笑着对云易说若他登基为帝,便让云易做宰辅。

“不,你错了。”我站起身:“俗话说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你怎不知圣上没有安排。”

云易和三皇子脸色震惊,看向台上的人时,却见他撕下一张人皮面具。袖子中划出短刃将身边两个刺客杀死。

喊杀声蓦然响起,端阳杀气腾腾的带着人闯了进来。

“赵辛弑父,圣上有旨若有违抗者格杀勿论!”

10

端阳盔甲带血,身边跟着持剑的张汝蕴,杀神一般的模样震慑住那群人。

赵河则是带着人马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三皇子不愿投降,于是利用朝中大臣作为人质迫使端阳离开。

双方正僵持不下的时候,赵河绑着南疆圣女来到云易面前。

“云易,救我!”事情败露,她又做出这般祸事早就被南疆那边放弃。

云易却懒懒地瞧她一眼:“若非你愚蠢,怎么会被抓?”

圣女被伤得说不出话,看着云易的目光像哀婉又可怜。

察觉赵河松了力道,她便踉踉跄跄地朝云易跑去。

未等我们反应,云易便抽出腰间的短刃,狠辣地刺入南疆圣女的心口。

临死前,她紧紧抓着云易的手,含糊不清地念着什么。

可云易只是嫌恶地推开她。

“愚蠢。”

圣女口中咕咕地冒着血泡,失去了生息。

端阳没有被三皇子的话语威胁,直接首当其冲拿着长剑冲了上去。

局况在端阳的带领下很快地发生了转变,云易眼见要输,瞄到我离他最近,于是便想抓住我作为人质。

一支长箭凭空带着凶狠的力度,扎透了云易的手腕。

夜色下,谢砚手持弓箭,又射了一箭过来。。

这支箭矢扎透了云易的小腿,他猛地跪在了我的面前。

三皇子想要求饶,端阳一剑划破他的喉咙。

“懦夫。”

他倒在了南疆圣女的边上。

宫殿中弥漫着血腥味,端阳的铠甲上也布满了血迹。

叛军该绞杀的绞杀,该投降的投降,失去了主心骨的他们很快便像是一堆散沙,没多久便全被抓获。

连轴转地忙了好几天,才协助端阳处理完这些事情。

谢砚不满地靠在我肩上:“她还不如我会疼人,看你眼底的乌青,都快赶上乌鸦了。”

我笑了一声,便听见外面传来端阳的声音:“怎的,还要去小琅面前说我坏话?我送她那么多好东西也不见得你记住。”

我笑着去拉她的手,问她最近登基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。

“就这样呗。我父皇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,不然我养了这么多年男宠,他早就收拾我了。”端阳耸肩。

“对了,谢砚春闱得了第一,本来父皇有意殿试,可惜出了这档子事情,便作罢了。”

“我的阿砚,怎么都厉害。”我与谢砚十指相扣笑眯眯地看着端阳。

11

端阳成功登基后,选贤举能,许多官员空位在短时间内很快得到了补给。

她单独给了我一道圣旨。

想让我和汝蕴分别担任左右宰辅,共同协理朝廷。

我去狱中看望了云易,破烂的囚衣上满是血迹,身上的伤口溃烂难以愈合。

是圣女临死前在他体内下的毒。

他清俊的脸也被毒素侵蚀得如同恶鬼。

“不该是这样的!明明是我赢了!云琅!你该死!”他疯狂地大叫又双手抱头喃喃自语:“不,我会成为宰辅,我怎么可能变成阶下囚。这都是假的!假的!”

“可惜,这一辈子,你只能背负着骂名了。”

我还告诉他,端阳登基后我和张汝蕴也会取代他心心念念的位置。

云易气地大骂我们是贱人。

狱卒一鞭子抽在他嘴巴上:“下贱的东西,休得无礼。”

知道云易的遭遇之后,我只觉得通体舒爽。

对了,还有一人我忘记了。

红绡去我娘面前传信,说她与云易之间只能活一人。

我以为她对云易的爱会很多,结果没多久她便带着下了毒药的酒菜去探望云易。

她下毒的意图被云易发现,争执中云易将毒酒全部灌进了她口中。

我娘痛苦地死去。

端阳恶心坏了云易这人。

于是三日后便派人将他押上了断头台,由我监刑,张汝蕴行刑。

临死前,云易还试图让张汝蕴放过她。

“那,上辈子,你们一家人可曾放过我?”张汝蕴凑到云易耳边轻声道。

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,她一刀将云易的人头斩落。

大仇得报,张汝蕴在家中休养了半个月才好。

我和谢砚去辞别了端阳。

或许之前,我们想过二人在朝中为官,辅佐端阳将天下变得更太平。

但我始终觉得有些空落。

直到在书房看到我重生回来前几日画的丹青,是谢砚的画像。

上面有我很喜欢一位先生的题字

我醉欲眠卿且去,明朝有意抱琴来。

谢砚站在我身旁,我们相顾无言却懂了彼此的心意。

若是朝中有需要,我们会第一时间回来,在此之前,闲云野鹤的生活才是我们最向往的。


小说《重生后我把我哥送上了断头台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