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良心推荐(苏语馨宋越知)风禾尽起免费试读_苏语馨宋越知完整版在线阅读

风禾尽起

《风禾尽起》

苏语馨

本文标签:

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《风禾尽起》,综合评价五颗星,主人公有苏语馨宋越知,是作者“苏语馨”独家出品的,小说简介:他们都说我很爱很爱苏语馨,为了她在市区飙车连命都不要。所以我出了车祸,并失去了两年的记忆。可我知道我是不会为了谁而再去飙车的。后来我都只是淡淡地跟他们说:「我真的不喜欢她。」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装的,只是为了能让她多看一眼。就连苏语馨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。而我也不在意。不过是我死去初恋的替身,倒是让她蹬鼻子上脸了。现在我失忆了,谁还惯着你呢?......

来源:qwwrkbd   主角: 苏语馨宋越知   时间:2024-04-02 22:53:30

《风禾尽起》小说介绍

苏语馨宋越知是小说推荐《风禾尽起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,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,作者“苏语馨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,梗概:」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装的,只是为了能让她多看一眼。就连苏语馨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。而我也不在意。不过是我死去初恋的替身,倒是让她蹬鼻子上脸了...

第2章


中场休息完,他们招着手提醒我该上场了,随后我朝着手机里面的人吐出一句话,然后就要走人。

「不去,既然你说我是抢了齐西的位子,那这副主席的位子我就不当了,你就还是给你的齐西吧。」

在苏语馨蹙眉就要发火时,我眼神突然扫到视频里,她们身后一闪而过的身影,那侧脸和背影是如此熟悉,是我怎么也不会忘记的样子。

一瞬间我慌乱的表情映入了所有人眼里。

我却没多余的心思和眼神分给他们。

我到底没有挂掉电话,众人露出果然如此的眼神,我抑制着颤抖的声音,问出了他们聚会的地点后挂了电话,匆匆赶往那里。

虽然很可能是一场空,但我看到的那身影分明是余清禾,或许......

我仍穿着被汗水湿透的衣服,在来的路上衣服都被吹干了,只是还觉得浑身黏糊糊的。

我却像毫无感觉一样来到了苏语馨他们聚会的地点,是一个高雅的咖啡店,今天周末,里面人还挺多。

「副会长不是说了不喜欢会长,他会不会真的不来啊?毕竟连把副会长位子给出去的话都能说出来。」

「我觉得会长肯定能把他叫来,副会长他一直这么......舔狗。」

「看,副会长来,就说他怎么可能不听会长的话,他可是会长一个电话就能召之即来的,哈哈。」

好几天都心情不好苏语馨在看到我来了的时候,终于笑了。

露出了得意和势在必得的表情。

她宛如公主似的众星捧月般被学生会的人围着,她高高在上施舍一般朝我勾勾手,笑得很好看道:

「季昱风,我知道你之前只是为了吸引我的视线闹脾气,好了,你之前求我陪你过生日的事我答应了,但是不要再有下一次出现这种情况。」

苏语馨高傲地抬起头颅,期待着我欣喜若狂的表现。

只是我走进来没多久,一眼都没有看向苏语馨。

这个咖啡厅不大,仅仅只是环视一圈就都尽收眼底了。

那个一闪而过,像幽灵般的身影,明明可能只是我看错了,明明可能只是跟苏语馨一样相像的脸,但每一次我都执着地不停确认。

我仅扫了一眼,脚步没有停留就要离开。

「季昱风,我在跟你说话。」

不知道时候黑沉着脸的苏语馨拦在了我面前,眼神幽深,眼里满是冰冷烦躁,但依然扯住了我的手臂。

我不明白一个女孩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,像是非要把我扯到座位上。

周围人也只是看着热闹不说话。

「季昱风,你是真失忆了?既然这样你最好不要过几天就后悔,又像狗一样追着我跑,你最好想清楚了。」

她脸色难看,握紧拳头紧紧地盯着我。

又像是真的被气得不轻似的身体微微颤抖。

学生会的人看会长这样,纷纷出来安慰指责道:

「副会长,会长都这么说了,你就别再装了,要是真失忆怎么还会这么听会长的话。」

「你再这样消耗会长的耐心,等她真不要你了,可别又可怜巴巴的贴上来。」

「我就说齐西部长不错,人帅有钱对会长好,还是青梅竹马,可比某些人强多了......」

我用力重重地甩开她的手,满脸的冰冷和不耐烦。

本来看错没找到人已经够烦的了,偏偏还有一群苍蝇一直在耳边嗡嗡叫,也是晦气!

「我记得我说的很清楚,我不喜欢你,并且我失忆后避你如蛇蝎,而现在眼巴巴贴上来的人不应该是你吗?」

「你这人真是自相矛盾,既讨厌我又希望我舔着你,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?还有,你是什么东西?也配让我来见你?」

走出去前我明显看到了她脸上的慌乱和窘迫,而我只是冷笑一声。

......

余清禾是车祸去世的。

所以我后来开车都会很小心翼翼,连我以前最爱玩的赛车都丢弃了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突然,这样好的她转瞬即逝了。

我收到消息匆忙赶过去时,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能看到。

后来我发疯似的找着一个又一个跟她相似的人,可她们都不是她,再相像也不是,只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余清禾已经死了的事实。

我又一次找了个空。

不甘心的想法,甚至不愿意承认我只是看错了那道背影。

我想失忆前的我找上苏语馨,大概只是为了给快疯的我一个可以安慰和寄托的对象吧。

我略带点狼狈走出咖啡馆后,木然地靠在外面的墙壁上久久不能回神。

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,却都没有再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一连好几天我都没有再看到苏语馨她们。

原本应该心情舒畅的,偏偏周遭有太多她的舔狗们了。

说着苏语馨带着齐西一起回乡下看望老人了,说他们怎么怎么样,今天干了什么,明天干了什么,我知道他们都是从朋友圈看到的。

不过我早就把他们都拉黑了,跟他们有关的舔狗和狗腿子也一个都没放过,学生会也早就退了。

只是学生会我能退,这学我是退不了的,我们同属艺术系,每年的大三都会组织的外出写生采风,两个班一组。

虽然有好几个地点可以选,偏偏失忆前的我对苏语馨百依百顺,她去哪我也去哪,报上去的地点跟她是一样。

我的其他兄弟朋友都选的其他地方,好在还剩个宋越知。

好不容易出来旅游,大家都跟猴儿似的疯跑,连老师都要拉不住,各种活动更是层出不穷,大家家里也都是不缺钱的主,还有的都是大少爷和大小姐。

当天晚上就在海边搞了个露天烧烤。

「我说你,就不能等到早上吗?你这乌漆嘛黑的下水多危险?」

我不赞同看向已经泡在海水里的宋越知。

虽然是晚上,但这边还是灯光很亮。

「只是在这边边泡一下,昱风,你不知道我姥姥家那边就有海,我从小在那边长大,游习惯了,上学后都没有时间去海边,可把我难受坏了。」

「那你快点啊,他们碳都已经燃好了。」

没办法,他非要下水,我不放心只能过来看着他。

等他游完我们一起回到烧烤的地方。

晚上的海边还是有点冷,我正要去放下外套的地方,结果就看到楞楞地站在那里的苏语馨。

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,抛下宋越知匆忙跑上前,我突然出声喊她:

「苏语馨!你在干什么?!」

突然出声吓了她一激灵,手里的东西瞬间落了地。

我看到是我的手机,我赶忙上前捡了起来,好在地上都是沙,我看了一下手机没什么大问题。

反应过来的苏语馨扑到我面前,指着我的手机。

用力扯着我的衣服愤怒道:

「那上面是谁?你屏保的照片是谁?」

我对上她气得通红的脸。

她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瞪着我,几乎要喷火的样子。

我呼吸急促而沉重,垂在一旁的手指攥成拳头,指节因用力而视野突出,手背青筋外露。

还不待我说什么,她双眼猩红,用力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。

冷笑着对我冷嘲热讽道:

「呵,你这是得不到我,又换人舔了?还是......你敢把我当替身?!你还是第一个敢把我当替身的!耍我?」

她用力掐着我的胳膊,指甲像是都要掐进我手臂的肉里,刺得我生疼。

现场不少人都竖起了耳朵,听着我们这边的动静,但除了宋越知和齐西没一个人敢靠近我们。

就连他们也只是站在一旁沉默地看着我们。

我用力掐着她的手腕扯离我的手臂。

我仔细地摸了摸手机上的细小缺口,怒极反笑:

「谁给你的权利动我的东西?能不能离我远点?!滚!」

之前为了去海边看着宋越知,就把手机什么的都放到一边,只是没想到能有人能这么不要脸地偷看别人手机。

她被我吼得一愣,明显还没见过我这么生气的样子,旋即嘲讽嗤笑道:

「季昱风,我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?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?」

我很无语,甚至现在想暴打失忆前的自己。

为什么给自己惹了个精神不正常的。

「我觉得你挺可笑的,这句话不应该我来说吗?你凭什么来质问我?嫌我烦讨人厌的是你,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?跟之前的我有区别吗?」

然后她又不知道发什么疯扑到我怀里,拉下我的脖子就要亲上来。

这众目睽睽之下我能让她亲到?她丢脸就算了还要连带上我!

我用了点巧劲把人挣开,反手把她塞进了她青梅竹马怀里,随后翘起胳膊居高临下气得牙痒痒地看着她:

「你最好不要再惹毛我,对于不打女人这种规矩,我也不是那么遵守。」

我不想再跟她扯太多,疲惫地拿上东西转身就要回。

苏语馨整个人恹恹的,再没有了刚刚的趾高气昂,她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句问:

「季昱风,若是我答应跟你交往了呢?你答应吗?」

「我看起来......很像冤种吗?」

......

回到酒店后,我脑袋还是抽抽地疼。

实在是这段时间被苏语馨气的不轻,刚刚更是情绪激动。

也可能是因为太过生气激动,脑子里突然闪现了一些关于苏语馨的片段。

记忆里她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模样:

「怎么,你不是很喜欢跟着我,听我的话吗?那你就和齐西一起竞争一下学生会副会长的位子,一个月的考核时间。」

感觉到当时的我听完还很高兴。

当作没看到正站在苏语馨身后,对我露出挑衅笑容的齐西。

「齐西从小成绩就好,跟我们这些艺术系的可不一样,像你这样的纨绔有钱子弟,怕是要很努力才能赶上的。」

「季昱风,那你要......好好努力了。」

她怕是不知道我是以高中艺术班第一名的成绩考上来的。

之后那一个月学生会大半的活都是我干的,包括苏语馨这个学生会长的,而说好的竞争也就我一个蠢货在争,那两人出去吃饭、看电影、旅游,好不自在。

我想起来这些片段就让我的头更痛了。

更是半夜惊醒都要甩自己一巴掌的程度。

我气着气着就睡着了。

大早上我是被饿醒的,昨晚本来也没吃什么,没办法再困也还是要起床先吃点东西。

我下来就看到很同学都已经起来了。

应我们强烈要求自由活动的时间比较多,只要最后都能完完整整地交上作业就好。

走进餐厅,映入眼帘的就是苏语馨对着我欲言又止的眼神。

我转头走向另一桌,急着点餐,哪有时间看她又要作什么妖,多看一眼都嫌晦气。

「语馨,你别生气,某些人不识好歹咱们就不要理了。」

「对啊,本来咱们就看不上他那样的舔狗。」

苏语馨的朋友们看她不说话还是难受,只得岔开话题:

「对了,语馨,今天齐西不是要来吗?」

「是啊,齐西对你是真好,他自己就是摄影社社长,还特地没课的时候赶过来帮你拍照。」

「嗯,我等下......接他。」

她边说还边往这边看,我抬头送了她一个大白眼。

总有人喜欢大早上的来犯贱呢。

这人不会是受虐狂吧?舔她的不喜欢非要讨骂的?

之前还觉得她脸有几分相像,现在一看是哪哪都不像,真不明白我之前是怎么非要喜欢她的,第无数次问自己。

可是哪怕有一点跟余清禾相关的联系,都能使我变得疯魔般想去靠近。

我以为我能忘掉或者把她永远放在心底,不再受她影响,可就连苏语馨这样的人都能让我失去冷静,情绪崩溃。

那时候母亲去世,父亲又忙于工作,而那时候的我又变得沉默,没有什么朋友。

我最常做的事就是去玩赛车,跑遍了各种各样的道路,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有时间闲下来我必在车上。

那时候觉得痛快,一个人跑,没有任何人知道,或许哪天出事死在哪个地方都没有人知道。

遇到余清禾真的觉得很神奇,那天晚上为了躲一只小黑猫就撞上了墙壁,虽然当时速度已经不算快了,但我还是一时动惮不得,失去意识。

再次醒来我是被余清禾的嘀嘀咕咕吵醒的,她一直跟我说话,说已经帮我叫救护车了,生怕一不说话晕过去就死了一样。

唠唠叨叨地说一大堆,然后又愣是要我回应。

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个孤儿,要靠自己打工养活自己,这么晚了她都还在这么偏远的地方送外卖,所以我说很神奇,她能救到我。

后面也知道了我们是一个学校一个年级的。

而我也借着感谢的名义经常出现在她身边。

「诶呦,真羡慕某些人还有专属摄影师,唉,我拍的真的好烂啊!我摄影课都是低空飘过的......昱风......」

我无奈地摆弄着手里摄像机:

「别看我,我失忆了......那我摄影课成绩怎么样?」

「哦,叫错人了,跟我差不了多少。」

「......」

我们看着围着苏语馨她们的齐西,沉默片刻后面面相觑。

虽然很不想承认,他确实有实力,获得的摄影大奖数不胜数,一个小小的采风作业,屈才了。

宋越知盯着他们幽幽道:「我觉得......没必要吧。」

最后我们选择眼不见为净,跑到了老远的地方拍,一直到九点多才回酒店。

我刚洗好澡准备躺床上睡觉,一个微信视频又打了过来。

我看备注是不太熟的同学,但也不好挂就接了。

然后是梅开二度,对面出现的是苏语馨的脸,还有齐西,他们身后也还有不少人。

一时间我在想他们不会是要约我出去打一顿吧?

但下一秒她就带着镜头四处拍了一下。

这时候我才发现他们都站在乌漆嘛黑的路上,旁边放着两辆跑车,一看就是都改装过的:

「这边有一家俱乐部,齐西听说你会赛车想跟切磋一下,季昱风,之前你答应的带我赛车,现在......还作数吗?」

我会答应带她跑车,我是疯了吗?

我都......多久没有碰跑车了。

「不去。」

我冷冷地说完正要挂电话。

「我就知道你会拒绝,你喜欢的、在找的是这个女孩子吗?」

我看到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,给我看了一张照片。

我顿时瞳孔一颤。

那是余清禾的照片,虽然不算清晰,但明显能看出来不是以前的照片。

我情绪激动地问她:

「你在哪拍的?你见过她?她在哪?」

她被我的态度吓到,脸色变了又变,很是难看。

最后还是咬牙道:

「我发你地址,你过来,让我满意了我就告诉你。」

我迫切地想要知道余清禾的消息,还是起来换了套衣服就出去了。

如果她没死......为什么不来找我?

到了现场我也懒得跟他们寒暄什么。

随便选了辆车,检查了一下一下他们没动手脚就上去了。

「不是要比吗?那就快点,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。」

只是我看她下一秒就坐上我的副驾驶。

我真想一踩油门送她下去,但我没有动,只是冷冷地看着她:

「下去,去齐西车上,我是答应了带你跑车,但我是跟齐西比,那你上他的车也算是我带你跑了,没问题吧?」

我们对持了半分钟,我就是直直地盯着她不开车。

最后她只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下车:

「听说你已经很久没有碰跑车了,这条路是这边最难也最危险的一条路,你要是求我,答应跟我在一起我们就不比了。」

「......我还能把照片发给你,要不然出点什么意外可就不能怪我了。」

我满脸不屑地扫了他们一眼:

「啧,哪怕我再久没有玩车,我以前跑过的路也不是你们能比的。」

「快开始吧,磨磨唧唧的,是不是男人?」我看了齐西一眼。

我踩着油门,汽车飞驰着,发动机的嗡嗡声,时而低沉,时而高亢,像一阵阵经久不息、连绵不绝的呻吟。

有多久没有听到熟悉的声音,有多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。

这条路确实狭窄,也只能勉强并列两辆车,本来就没有多少空间,齐西的车却非要往我这边挤,而前面是只能容一辆车过的连续弯道。

我们谁也不让谁,就这么硬挤着我比他快一个身位。

快转弯时本来应该减速的车,他却没有减速撞了上来,像是怼着我往前跑。

「啧!」

我冷着脸,不耐烦地打着方向盘。

只是这弯道实在太狭窄,我只能加速远离身后的疯子。

我有点急,而前面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漆黑,等我跑进去才发现这是一条死路,最后等我意识到要刹车时已经晚了,车已经撞到墙壁。

原来这个路口旁边有一条不明显的小道,那才是正确的路,只是这里实在太黑,而他们明显跑过更熟悉这条路,早就不见影子了。

迷迷糊糊间我好像听到有人叹了口气,对着我无奈地说:

「怎么再见面,你又是这么狼狈的样子,我又救你一次了。」

我记得我隐约好像说了句:

「我们......跟车祸是不是挺有缘的?」

然后感觉我被轻轻地打了一下。

我没想到刚出院没多久,就又回来了。

她说的还真没错......

她?

我骤然清醒,挣扎着想起来,被站在我床边的宋越知给一把按了回去。

看到宋越知的同时,我还看到了低着头坐在我床边的苏语馨。

宋越知朝我耸耸肩摆了摆手:

「没办法,赶不走。」

苏语馨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昂和不耐。

低垂着头满脸后悔。

她这张一向高傲的脸,第一次朝我低下了头颅:

「季昱风,对不起,我只是太生气想让你丢个脸,跟我低个头,道个歉......然后乖乖回到我身边......」

「我忘记告诉你那个路口......有两条路......」

我捏了捏疼痛的脑袋。

又撞了一回我彻底想起了之前忘记的记忆,我一言难尽地看着她。

然后谈谈地开口:

「你知道你们这样......我可以告你们谋杀吗?」

随后病房里一片寂静。

宋越知这时候也大声朝她骂道:

「不知道你怎么还有脸坐在这里的,你以为你们是在开玩笑吗?你们差点就把人害死了!现在在这跟我们说你们杀人的心路历程吗?」

「昱风一而再再而三说了不喜欢你,因为我们以为他喜欢你,也就忍你了,现在你是个什么东西?还不快滚?」

苏语馨大概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大声辱骂嫌弃,张着嘴却无法反驳。

她不明白一切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。

这时候她总算开始慌了,她扑到我病床边握着我的手说道:

「季昱风,我错了,我到现在才发现我是喜欢你的,我可以跟你在一起,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!」

她道歉低头了,我却从没把她放在眼里过。

看我不回答,依然眼神冷漠地看着她,她装不住了,可怜巴巴地扯了扯我的衣服奔溃道:

「我可以......可以做那个人的替身,只要你答应跟我在一起。」

她可怜兮兮,祈求原谅,求我留下的样子真的很狼狈。

但我没有半点别的想法,只是抬眼平静地对她说:

「我会收集证据,绝对不会放过你们。」

「我已经找到她了,你也配?」

等他们都走后,病房空了下来。

我看着推开门朝我走来的人,眼泪瞬间就失控般流下来了。

她也红着眼来到我病床前,她说:

「季昱风,怎么每次见到你都是这么狼狈?」

我突然笑了,拉着她的手把人紧紧地抱在怀里,我看了她很久很久,低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唇。

看到她微红的耳尖,才确认这不是一场梦。

这么久的思念、恐慌和疯魔,在这一刻都落在了实处。

我轻声道:「好久不见,清禾。」

不知过了多久,我哑声问她:

「当年你不是出了车祸吗?我还看到了你的死亡通知书,而且怎么出现在这里。」

她轻叹一声:

「以前我不是孤儿吗?也是那么凑巧我车祸后亲生父母找到了我,把我接到国外治疗,当时车祸确实挺严重的,我一直在医院呆了很久。」

「也是前两天才回国,那家俱乐部是我家的产业,我联系过你,但你好像换了手机号码......」

我也很无奈,那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浑浑噩噩的,后来连手机丢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,只能重新注册新的手机号。

出了这么个事,采风也停了。

我转回了之前那个医院,又住了几天才出院。

清禾告诉我她想重新参加这边的高考,不想在国外上学。

她本来就是提早上学的,比我还小两岁,现在也确实是还在读高中的年龄。

等我把余清禾介绍给宋越知他们时,他们才明白我之前一直跟他们说的我不喜欢苏语馨是什么意思。

我也见了余清禾的父母,他们都是在国外发展的,知道余清禾想要待在国内,就拜托我好好照顾她。

然后余清禾又重新回到之前我们的高中,离我的学校也不远。

我们在外面租了个房子,陪着她专心备战高考。

出院回去学校那一天,苏语馨一直等在校门口。

等到她看到我身边的余清禾时,她再也没能维持住她的表情和态度,她死死地指着她,崩溃地问:

「为什么?为什么只能是她?你在我身边这两年就真的半点都不喜欢我吗?」

「如果我不是......我不是那样对你,我真的后悔了,我知道错了......」

余清禾看到她听到她这些话也没有说话生气。

我早早就跟她说起过苏语馨,她理解,因为在我眼里她是真的死了,没有必要为她守身如玉的,但她对苏语馨对我的态度和所作所为也很是生气。

在我耳边骂骂咧咧了很久。

「就算有也被你消耗光了,我难道是什么受虐狂吗?」

一直陪在她身边的齐西把人拉了起来,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后带着人走了。

他们不会以为这样就算了,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吧?

在我要告他们故意谋杀前。

齐西某天带着苏语馨在外飙车时,双双出事成了植物人,能不能醒来都是问题。

我陪着清禾考上了她一直想去的大学。

然后结婚生子,直至幸福地老去。

已经停笔许久的故事,又再一次书写着新的故事。

希望属于我们的故事能一直延续。

「全文完」

小说《风禾尽起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