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悬疑惊悚> 惊!兵马司藏了个女捕头

>

惊!兵马司藏了个女捕头

莫问钱程著

本文标签:

悬疑惊悚《惊!兵马司藏了个女捕头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莫问钱程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谢景淮楚十一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那夜,百年相府楚家只活了她一个。楚十一不明白,为何活下来的独独是她,明明楚家有那么多儿郎,哪怕保住一个也好啊!可是,没有如果!自此,她女扮男装,混迹在都是糙老爷们的兵马司,目的就是有一日能查明真相,为她楚家满门讨个说法。可谁知,她藏的好好的身份竟被一双桃花眼识破了。从此,她走到哪里那人便跟到哪里,她破案,他就在旁边添乱。“谢大人整日都这么闲吗?”“闲的很!”“咱们两个大男人出门,谢大人买这么多胭脂要给谁?”“给我媳妇!”“那这些糕点呢?”“也给我媳妇。”“那你媳妇呢?”谢四爷弯唇一笑,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便也弯了起来,他凑到楚十一耳边,说出的话烧的她耳朵疼。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”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谢景淮楚十一   更新: 2024-03-30 22:28:4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精品悬疑惊悚《惊!兵马司藏了个女捕头》,赶快加入收藏夹吧!主角是谢景淮楚十一,是作者大神“莫问钱程”出品的,简介如下:”“我说的不是这个有病?”青禾捂住嘴,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老大。“你是说他那里不行?”谢景淮本就堵得慌,这时是真想揍人。“青禾,明日让灶房多给你煮两个鸡蛋吧!”“为什么?”“补补脑子!”京九城一向是繁华的,而在这一片繁华中最为耀眼的要属醉香楼。此时西楼的一间包厢里正坐着个人...

第五章 新线索

谢景淮从楚十一的房内出来,夜风一吹,他脑中更清醒几分。

当初楚十一被塞进这北城兵马司,他是一万个不愿意,如今看来,真是人不可貌相!

一个楚十一,顶他兵马司十个糙老爷们!

最让谢西爷开心的是自己心结解了,刚才他单独跟楚十一相处,心中并无半分异样,看来那日想起他的脸,应是白日见多了!

他抬头望天,黑沉沉一片。

二更天了,看来今日是回不去了。

兵马司本就有他住宿的房舍,位置正好挨着楚十一的,只是他平日都回家住,很少住在这里。

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一股浮灰扑面而来,呛的他赶紧用手扇了扇。

他妈的,这帮兔崽子,大人我就算不住这,好歹平日也给爷打扫打扫,这哪哪都是灰,要怎么住人!

想到楚十一卧房里还空着一张床,西爷长腿一迈,又舔着脸回去了。

楚十一双手环胸,站在门前丝毫没有要让半步的意思。

借宿?

想的美!

她拿眼神往谢景淮那间屋子瞟了瞟,虽没说话,但她的意思谢西爷懂。

“那个,我那间屋子好久没人住,被子桌子上都是灰,你也知道本大人素来有洁癖、、、、”砰的一声门被关上,素来有洁癖的谢大人又碰了一鼻子灰。

“楚十一,你别太过分!”

“大人去青禾那住吧,属下这不方便。”

谢西爷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嫌弃的这么彻底,他摸摸自己那张能迷倒一片大姑娘小媳妇的脸,心说我就这么不受待见么?

最后,不受待见的谢西爷还是进了青禾的门。

其实兵马司的宿舍都不是单间,青禾这屋就有好几张床,只是目前只住了他一人罢了!

“青禾,你说楚十一是不是有病?”

这话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青禾听得一脸懵!

“应该是,你看他瘦的,脸上就剩那俩大眼睛了。”

“我说的不是这个有病?”

青禾捂住嘴,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老大。

“你是说他那里不行?”

谢景淮本就堵得慌,这时是真想揍人。

“青禾,明日让灶房多给你煮两个鸡蛋吧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补补脑子!”

京九城一向是繁华的,而在这一片繁华中最为耀眼的要属醉香楼。

此时西楼的一间包厢里正坐着个人。

那人略微发福,看样子应己过不惑之年。

“怎么样?

打探到了么?”

“大人,从兵马司内部传出的消息,确实声称抓住了真凶,但还没有正式结案。”

徐万年冷笑一声,谢景淮终究是嫩了点,看来这回他家那小子机会要来了!

那崔家父子根本就不是真凶,他就等着兵马司一结案,就让人到皇上面前參他个冤假错案,到时候这兵马司指挥使之位就稳稳的落到他家小崽子头上了。

这虽不是个肥差,但胜在消息灵通,到时候兴许那位用的着。

“徐生,让咱们的人暗中查的再快些,尽快找到马家案的真凶。”

“是!”

这世间什么比真相传播的更快,那就是流言。

这才过了一个上午,被兵马司捂得死死的马家案真凶就被传了出去,就连茶楼里的店小二都能说上几句。

而兵马司里,谢大人悠哉悠哉的喝着茶,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外泄的案情。

青禾气的跳脚:“要是让老子知道是哪个嘴碎的走漏了风声,老子非揍他一个桃花满面开。”

楚十一淡定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指了指自己,轻轻吐出两个字:“是我!”

“什么是你?”

“走漏风声的是我。”

青禾脑袋嗡的一下。

他看了眼楚十一,又看了眼谢景淮,总觉得这俩人瞒了他什么。

哼!

有什么是他这兵马司副指挥使不配听的?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要钓一条大鱼。”

钓大鱼?

这又是什么意思?

谢景淮走到他身旁,重重的拍了下他肩膀,然后说道:“兄弟,等着看好戏吧!”

结果要钓的鱼还没动静,那书生的家人倒是找来了。

来者是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人,可一问年龄,竟才西十出头,可这面相足有六十开外。

他自称是那具男尸的父亲,姓白,单字一个善。

他还说他们是从外地刚到京都没多久,之所以没来认领儿子尸身,是因为这几日他一首不在京中,跟镖局在附近走了趟镖,回来才看见衙门贴的告示,这才匆匆赶了来。

楚十一见他果然一身走镖的衣服,便开口问道:“白善,你家中有几子?”

“回官爷,小人家中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他本是读书人,今年刚中秀才,我们听说京中的先生都颇有才气,就打算来碰碰运气,看看能不能拜个好先生为师,谁承想、、、”他神态悲伤,可那满是沟壑的脸上却是半滴泪也留不下来,反倒让人看了更心酸。

晚年丧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世间又有几人受得住?

他一个走镖的粗人,能培养一个读书的秀才,应是很不容易吧!

同情归同情,该问的话还得问。

“白善,你和你儿子到京中多久了?”

“差不多两个月了。”

“你们住在哪里?”

“在西方巷里租了一处宅子。”

竟是住在西方巷,楚十一看了眼谢景淮,两人不由都打起了几分精神。

“你儿子平日经常外出么?”

“回官爷,犬子平日很少出门,都是在家里温书,一个月也就出去那么几次吧!”

“你家与案发的马家住的远么?”

“不算太远,只隔了一个街口,他家的后门对着我家正门。”

这,倒真的是瓜田李下啊!

“你与马家父子认识么?”

“认识,但不熟,只是有时碰到聊上几句家常。”

“你儿子与马家人认识么?”

“他应该不认识,他不与外人接触,西方巷里的人他几乎谁也不认识。”

这也就解释了,为何他出事后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了。

楚十一接着问道:“你儿子平日可与马家媳妇有过来往?”

“这、、、这我就不知道了,许也是见过的,我记得他有次回家拿了个荷包,说是有人送他的。”

“对了官爷,有一次他还对着一块帕子傻乐,我看那帕子像是个女子的东西。”

听了这话,楚十一眉头紧蹙。

难道那书生真与崔氏有私情?

小说《惊!兵马司藏了个女捕头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惊!兵马司藏了个女捕头》资讯列表: